阿枣

emmmm没什么想说的,叫我阿枣就好

厉害了厉害了,这操作太骚了完全跟不上节奏

吃瓜:

占tag抱歉,随手搬运
冰环聚聚 @木愛Kiai_ rs还在生病閵灰太太,就因为绯女士喜欢她,并且亲友洗地都是绯女士的锅(见p4)。还diss胜出,说绿谷出久自私自大有病。
还有轰爆群的人爆料冰环聚聚和他亲友在轰爆群开读书会日常嘲胜出文(p3)
转发评论被不知名人士买水军,亲友开嘲讽。
微博还有抽奖点这里


  • 如果事情解决会删掉这条高热度的仅重发一条备份,占tag十分抱歉但大家都是为了圈子好,只希望能够解决这件事情


【轰爆】你以为你以为是你以为的么(上)

把这个搬上来,证明成分

二线明星轰x女装大佬爆

       经纪人先生看着轰那张上了一亿円保险的帅脸,想着他的家世和自己的饭碗,硬是忍下了揍他一顿的欲望。甚至因为物极必反定理而扯出了一个心酸的笑容,道:“轰,你为什么要在舞台上说那种话啊,这会给很多人带来困扰的。”
  当然,尤其是给他。
  轰正在订外卖,压低了嗓音,跟那边的店员说自己要凉汤荞麦面配大份煎饺。起因是他忽然觉得嘴馋,即便知道吃完这堆东西后自己至少要在跑步机上消磨三个小时也义无反顾地拨了号码。
  他冲经纪人先生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眉头短暂地蹙了下,意为:你小一点声我在打电话,以及你等等我在忙,什么事儿待会儿再说。
  经纪人先生:“哦。”
  时间回溯至三个小时前,轰正作为“MHA”的海选导师,坐在椅子上等着拍红灯绿灯。
  MHA是仓鼠台的看家之作,现已达十五岁高龄。这款节目当年一手开辟了选秀类节目的天地并多年在其中占有半壁江山,请的嘉宾导师多为实力唱将、当红歌手、乐坛教父,有一季总决赛甚至请到了三栖天王欧鲁迈特助阵。即便现在综艺市场群雄割据,MHA已不复当年盛景,但本也不是轰这种唱歌半吊子的二线能来的。
  但谁让他有个好爹。
  他爸,安德瓦,常年与欧鲁迈特王不见王的超级巨星,现处于半退隐状态,偶尔出来拍一部电影,大部分时间都在经营自己的经纪公司,因为有人脉有商业头脑所以经营得非常好,麾下歌王歌后一批,视帝视后一把,流量小生一群,影响力大到即便轰下了大力气掩藏自己的出身也依旧有人千方百计的打听到,然后跪在地上垒成台阶,用脊梁骨为他铺路。
  轰的父亲属于把自己达成不了的理想一股脑塞给孩子、不管孩子愿不愿意的熊家长,他比不过欧鲁迈特,就立志把轰培养成与与欧鲁迈特比肩、甚至超越他的巨星,待轰手狠心狠,所以轰跟他关系极差。轰出道一年半,前半年用来与他爸作对,跑去拍露两点的文艺电影,在掀古人棺材板的玛丽苏剧中客串脸蒙到只能看清一双眼、半集就死的炮灰忍者。对经纪人先生捧来的的大ip好人设男二弃如敝履,专心接小角色,一心一意地磨练演技,想着,要靠自己的努力得到大导演的赏识,然后一炮而红,向他爸证明自己。
  可他接的剧人设不出彩、剧本很稀烂,电影票房连两千万都没有,电视剧更是扑的连针鼻儿大的水花都激不起。即便他真是颗夜明珠,也经不起这么一直在十八层地狱里埋着。
  在他迷茫的时候,一个陪他一起跑过龙套的小伙伴跟他说,你说你想当一个好演员,可看看你现在,明明就是把誓死不接受你父亲的帮助当成了毕生目标。你刻意地在回避好的资源,可是轰,没有好的资源,你怎么能让大家认识你,让他们知道你是个好的演员呢?
  而且,小伙伴继续说,经纪人先生给你的那些本子都是很有名的导演要拍的,这种导演极其爱惜羽毛,不可能把一个根本不适合自己电影的人生搬硬套进来。你如果能选上,就说明你是有实力的。就算选不上,你起码能够得到几句指点,知道自己哪里不好,让自己的演技有所提升,这种好事,你为什么不答应?
  轰,你先天的资本里本来就包括你的家庭。
  小伙伴看着轰,他相信轰是懂这个道理的,但一直鸵鸟着去回避。他凝视着轰,看着他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最后说了句:“我知道了。”
  后来轰接了经纪人给的本子去面试,被刷了,被与他有过至少十几面之缘的导演数落了一通,说,轰,你根本没在用心去演戏,你只是在一味地模仿你曾经见过的类似的人或角色,没真情实感地把你自己当做剧里的人物。你这种表演不懂的人看了可能觉得很厉害,可内行人一打眼就会觉得不行。
  轰,导演合上了本子,道,不要把这当做耻辱,去向你父亲好好学一学吧,他是位真正的好演员。
  于是,出道后的第二个半年,轰接了他父亲作为主演的一部电影里的男五,在演戏的同时,认真地,直视并学习起了他到现在都在讨厌着的父亲。
  出道后的第三个半年,他和那位小伙伴一起接了一部小成本警匪电影,主题为守序中立规则至上的刑警和混沌邪恶善于诡辩的罪犯之间的思想碰撞、高手过招。轰饰演的刑警在正义之余有种诡异的病态感,小伙伴所诠释的罪犯则宛如低语的恶魔,把一切邪恶虚伪粉饰得光鲜亮丽,让人不由深思他荒谬却极有说服力的言辞。
  这部电影宣发期间有安德瓦推波助澜,有他旗下一众巨星不动声色的支持应援——比如xx天王携爱妻共同观影啦,xx宅男女神扬言自己觉得那个反派其实非常有魅力啦等等。再加上电影本身素质过硬,算得上是当季的一匹黑马。
  于是轰和小伙伴都红了,虽说没红到天王天后一线大咖那个地步,但好歹算是个有戏拍资源不错的二线。
  在接下一部戏的空档,小伙伴去了一档真人秀,轰则接下了MHA编导的橄榄枝,前来坐阵。
  虽说他心知肚明,这位编导这一行为肯定包含了给他爸面子的意图。
  轰唱歌不行,虽说不跑调不破音,但肯定比不上这几位坐在他旁边的业界大拿。但他鉴赏力不错,来了也不会瞎胡乱摁灯出笑话。
  对轰实力心知肚明的经纪人先生本来是这么想的。
  但他后来发现,轰硬件靠谱,可软件——也就是他的思维,实在是九曲十八弯,让经纪人先生这个老司机都翻了车。
  那是第十五位上台的选手,瘦高,白皮肤,刺般横生乱长的金色短发。黑裤子、撕领喇叭袖的白上衣,即便画着很浓的妆也能看出五官很立体漂亮。
  经纪人先生那时候正乐呵呵地在台下看热闹,看到这个人上台后不由得眼前一亮,想,这张脸放圈子里也是美人了。
  然后,他就看见轰用一只手支住下巴,另一只手慢吞吞地挪了挪。
  经纪人先生的心咯噔一声。
  他要干吗?
  他想干吗?!
  他看见轰把手慢吞吞地挪到了绿灯键上,用不轻不重的力道,摁了下去。
  摁完后他凑近了话筒,掀着眼皮看向台上的人,道:“你很漂亮,让你过。”
  我草他妈啊!!!!!
  经纪人先生气得一个仰倒,差点没心肌梗塞。
  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一个歌、唱、类、选秀节目啊!
  啊?!
  在场所有人都懵了,片刻的寂静后,他旁边的实力唱将扯出了一丝尴尬的微笑,道:“轰君你真有幽默感,哈哈哈哈哈。”
  那几个哈尴尬得在场人都纷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然后他们听见轰说:“谢谢。”
  鸡皮疙瘩抖一抖,都要掉下来了。
  台上的人现在神色非常扭曲,她努力地平复了一下呼吸,开口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他说自己叫爆豪胜己,二十五岁。
  这个人,不光声音很像男孩子,连名字都这么男孩子气啊。
  终于恢复过来的经纪人先生琢磨了下,觉得这无论怎么听都是一个男的的名字。
  “以及,”在他这个想法诞生的下一秒,他就听见那个台上的人冷笑一声,咬牙切齿地道:“感谢那位阴阳脸导师夸我漂亮,我要告诉你,我不接受这个夸赞!还有,我tm是个男的!!”
  “哦,”轰说:“没关系,不管你是男是女,接不接受,你都很漂亮。”
  顿了顿,他补充了一句:“既然你不喜欢这个词的话那我换一个,”他往前挪了挪,凑近了话筒。抬眼,神情专注地看着他,道:“你很好看。”
  轰看一个人好看就按了通过,新闻标题=《震惊!当红明星轰焦冻居然如此以貌取人,在歌唱节目中为美女公开放水!》
  轰看一个人好看就按了通过,结果那个人是个男的,知道那个人是个男的后轰还继续夸他好看,新闻标题=《震惊!当红明星轰焦冻居然如此以貌取人,在歌唱节目中为美貌男子公开放水!并在得知对方男儿身份后依旧不吝赞美!他的取向究竟是……》
  想明白的经纪人先生掏出了放在兜里的手,颤巍巍的在胸口画了个十字,痛苦地低喊:“主啊!这是您给我这个不诚信徒的惩罚吗!”
  毕竟他上周陪轰去土耳其拍杂志,错过了礼拜。
        经纪人先生开始诚心反省,并由衷祈祷上帝的宽恕。
  然而上帝并没有搭理经纪人先生的祈祷与哀嚎,毕竟祈祷与哀嚎的人多了去了,上帝没用那个时间每个都搭理一遍。但他毕竟还心存仁慈,手一划,给经纪人先生划出了一条活路。
  这条活路的开路者为旁边机智的当红歌手,以及宅心仁厚并且和安德瓦私交颇好的编导。
  “哇,轰君的审美真的不错啊!”当红歌手手一拍,故作惊讶地感叹了一声,开始转移话题,“这位选手长得这么好看,就是不知道他的歌声是不是也好听,能配的上他的脸呢?真是令人期待他的表现啊!”
  旁边的实力唱将和乐坛教父纷纷附和,说是啊是啊,真是期待啊。
  台上的人呵了一声,说:“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伴奏声适时响起,不是激昂的鼓点也不是抓人的电吉他。钢琴的声音在演播厅里荡开,温柔到仿佛可以看见逆着光穿白裙子的女孩,用纤细的手指摁下黑键白键。
     《渡濑良桥》
  即便顶着这么张脸唱这首歌真是违和感爆棚,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唱得非常好听。
  他的年纪已不在少年范畴,但依旧是有一点点的少年音,声音有玻璃球般清澈的质感。他用这个声音唱出的歌声要比原唱云淡风轻许多,如果说原唱像是遇见分手的恋人时流下的眼泪,那么他唱的,就像是你与那个人擦肩而过时,回首投去的一瞥。
  爱依旧是爱,只不过没那么哀伤与怀念,我们只不过是遇见了,而又分离了罢了。
  唱得真好,痛苦的经纪人先生想,如果没刚才轰搞出来的事情,他绝对和在场的大多数人一样,专心沉浸于这歌声里了。
  到了副歌部分,编导跑来拍了下经纪人先生的肩膀,跟他说:“这段我们会进行剪辑的,你放心。”
  经纪人先生感激地看了编导一眼,说:“明天请你吃和牛。”
  为了节目效果,当红歌手夸张赞美、实力唱将理性评判、乐坛教父挑了两句刺儿,然后纷纷拍了绿灯,给他来了个全票通过。
  负责活跃气氛的主持人拿着话筒去采访他的感受,问他:“你现在开心吗?激动吗?有什么想要说的话么?”
  那个人斜睨了主持人一眼,“理所应当的事儿有什么好开心激动的。”
  说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表情突然变得凶狠——虽然是凶狠得也很好看。他说:“想说的话是,希望你们下回请嘉宾能够多请专业人士,请个不会唱歌眼睛不好使还瞎他妈乱拍灯的人来干什么,看他长得帅来搬当花瓶么?”
  这话就说得太损了,经纪人先生的心忽悠一下,像是看到了像荡到平角的秋千,不由开始心惊胆战地捏了一把汗。他想,求求轰别再说话了,他回去想办法安抚他,想吃什么让他买什么,割肉不赚钱了也让他放假,就求求他他妈的别再说话了!
  由此可见,经纪人先生一定没听说过墨菲定理。
  他看到轰又凑近了话筒,说:“我不算是花瓶,我唱歌还是很不错的。”
  他看到轰的目光从微长额发的间隙平静如泉水般地流出,流出后化为洪水,迫不及待地往那个人身上扑。他听见轰笑了下,用了尾音扬起的疑问句说:
  “那么,你要听我唱歌么?”
  

刺激!!!

司半岁:

安雷合志《impossible is nothing》一宣
主催:司离 @司半岁
代理: @粮川公馆
外封:微博 @AD_一只叶子在天上飞
内封:微博@灼热射线
文手:温顾 @没妈孩子像块宝🥚 ,离酒  @离酒 ,柚柚 @白玉为何物 ,狙 @-SNIPPER- ,阿唐 @唐听涼_潇洒轻狂不知愁 
画手:司离 @司半岁 ,屿 @屿 ,二云 @潮爆云王 ,千良 @买男孩的小总裁 ,岚 @◆碳酸物质◆ ,少不 @香菇炖鸡不 ,猫糕 @杂煮虎猫糕 ,高空抛喵 @高空抛喵 ,读然 @德育处朗读大师 ,炭 @+犬神依附+ ,然汪 @然汪
G文:颜色 @不知热
G图:T岚 @T岚 ,血字@ @BW-血字 ,三九 @🌸覆船人🌸
特典:
钥匙扣: @鵲行貌
明信片:二云 @潮爆云王 ,读然 @德育处朗读大师 ,屿 @屿
贴纸 @五困
国庆预售,敬请期待~
求帮忙扩散~

写文十则

这些书看完之前不开新文(斗志满满٩( °༥° )و ₎₎

lof麻烦你给我一个我发一条你给我分享到wb一条的理由,气到暴毙